mzh/blog

流水记北漂初

在求职公寓房东那儿退房时,才发现自己只住了短短的12天,可这12天,发生了太多事,做了太多第一次,总是感觉已经有一个月了。 刚到北京时,手机电池就挂了,我亲爱的ME525啊,你不是防水的吗,怎么就这紧要关头给我倒下了呢……因为之前只查到了求职公寓的大概地址,只知道要到双井桥下,到了地,问了一路的人”XX公寓”怎么走,都说不知道,还有个好心的大爷说小心别被骗了。当时,我拖着重重的行李已经走了4站地,浑身是一路火车上下来的汗臭,最后不知所措地站在地铁站边上,要是没有喝下那瓶从超市里买来的矿泉水来压压神,估计就要坐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,然后边哭边骂自己是个2B —-怎么这么傻缺地一个人闯来了北京。 幸好我理智尚存,在附近一手机店买了块飞X腿电池,这才打通了电话,问到了之前查的求职公寓的详细地址……这下总算找到地儿住了。所谓「求职公寓」其实就是大学男生宿舍的加多倍蟑螂加臭加人版,刚进去,一兄弟正收拾东西,稍微聊了下才知道他今天正好走,告诉了我哪架床比较好。另一个陕西的哥们(就叫超哥吧)也是昨天才到,他们两正聊着那四个同房间的面点师。稍稍整理后,我在那窄得不能再窄的浴室洗了澡,然后踏上北京地铁晚高峰这条不归路去北交找岳兄了。这从劲松到西直门,整整花了2个半小时……疲惫不堪地坐到了地以后,见到岳兄那是万分高兴(总算见到认识的东西了),吃了晚饭,这才聊些「家常」,还跟岳兄参观了下他「科学的殿堂」—-实验室。岳兄心细,知道我肯定是回不去了,就打点着让我住下了。其实我都没反应过来,天就亮了,可看着充不进电的手机,这下可真得找台替代品了。又蹭了岳兄一顿午饭后,我等便酒足饭饱地回去了,这下才第一次见到了四位面点师。 几天接触下来,这四位面点师是彻底封住了我想叫苦的嘴,因为他们更年轻,刚刚20岁,就得出来觅工,早上5点半起床坐公交车(天没亮,地铁也没开门),一周只有一天休息,工资也不高 —-他们买不起自己亲手做的面包。他们常常聊以前打CF的趣事,却实在是累到没有精力去玩,往往匆匆吃过晚饭点便睡下了。 而我那些天就是不停地网投简历,头天就面试了2家,天*网面试是早上,我刚到就被这里的工作环境吸引了,那种绿树成阴,还有人在晨练的感觉和家里很像,而整个办公楼道里也充满着「不差钱」三个字。愉快的面试后,张先生说等电话。我也就心满意足地跑到国图去蹭噌知识的味道了。其实我没有那种去图书馆的习惯,从我在家一年基本没去过区图书馆就可见一斑,这次完全是为了满足我土鳖心态,来看看周主席盛赞的地方。刚进去我就晕掉了,能在天*网工作的话,我天天都要来,没别的,就图这儿的空调、水、网统统免费啊!俺那是充分地当了一把纳税人。 下午就去了著名的798,在那的点点网是干干脆脆地拒掉了我。第二天又收到了极客公园的电话,和技术部的老大畅谈之后,他也说等电话吧。 接下来就好像运气用完了一样,足足一星期都没有面试通知,倒是在国图咖啡馆里吃了不少西餐、喝了各种从来没喝过的咖啡……要我排个好喝顺序的话:香草拿铁>普通拿铁>冰拿铁>卡普奇诺>美式。也算是土鳖了23年之后,体验了把下午喝喝咖啡,晒晒太阳,打打电脑这种小资生活吧…… 当然我正事也没误,期间还去了趟招聘会。招聘会上投了两家都没回音,而招聘会上有一堆人,像电脑城里卖电脑的人一样招各种销售。搞得我不停地说”不用了,谢谢”。倒是里面一兄弟还说:「放着月薪1万不做,去给别人打工,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。」我回了句「Stupid is stupid does」,可能是听不懂,他也不再缠着我了。回到公寓就听说了超哥找到了份经理的工作,正在试公司发的衬衫,然后他拿出件「1800然后打半折」的西服,还说这是结婚时侯买的。接着他就搬到公司提供的宿舍去了。

最后推友招聘的工作我试着应聘,最后通过5个人轮番的面试,周五,在叫Hawaii的会议室签了厚厚的合同书,终于得到了份工作。 因为公司在苏州街,和公寓正好是10号线的两头,前年还在上海的时候,深刻体会了天天坐地铁上班的痛苦的我决定在苏州街附近找。然后四处打电话,接着,第二天我就看到了正宗的隔断间,房间阴暗潮湿,看房时,房东女儿和一男人还躺在床上呢……搞得我像捉奸似的。这地肯定我不能住,要是住上半年,我估计就直奔回家里了。出门后,在胡同口正找着下一家的时候,一个好像是中介的女的就带我去了小南庄里一民居,说实话不是隔断间已经不错了,人很少,还有窗,一问才800,当时就想住进去了。不过因为约好了另一家,所以就直奔了「怡水园」,走到门口时,我都不敢相信,大门两边是柳树,还有保安,一看就是高档小区,心想就算900也住了。然后看房时,第二次捉奸,一问房东才知道,这对小情侣只租到20号。之后又看过房东另外小区的房子,但是还是觉得,为了每天工作回来有点柳树做安慰,感觉像个有高级公寓住的成功青年(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间竟然是最便宜的,还带窗),就决定住「怡水园」了。痛心地交了「押一付三」之后,终于在北京有个临时落脚的地方了…… 当天就搬了过来,退房时竟然还有点不舍得求职公寓里房东的猫和那超大的阳台(因为在顶层)。到了新地,各种买东西,什么床单啊,被子啊,扛得我是各种蛋疼。铺好床后,躺在床上,我就想”自己一个人生活真心不容易,以后有个家还不懂得珍惜的话,那真是心被狗吃了。”